• <rp id="blkfb"></rp>
      <tbody id="blkfb"></tbody><em id="blkfb"><acronym id="blkfb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<button id="blkfb"><acronym id="blkfb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北上廣的90后:租一間房都難還得啃老

         日期:2017-05-08     來源:中國新聞網    瀏覽:2464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      核心提示:今年畢業的大學生們大多數出生于1995年。90
       今年畢業的大學生們大多數出生于1995年。90后,正在逐漸成為這個社會的中堅力量。

      但這些“中堅力量”,在房價面前,多少有些尷尬。這里所說的“房價”,對許多的90后而言,并不是指買房的價格,因為他們壓根兒就沒錢買房。

      為了所謂的青春夢想,不少90后背井離鄉,來到大都市。但他們并沒有過上幸福的都市生活,而是在高額的房價面前,顛沛流離。

      90后之中,年紀最長的也才27歲,大學畢業不到5年,而北京2012年的新房成交均價已經是20745元/平方米。工資追不上房價。所以,漸漸踏出校園的90后大部分只能選擇租房。

      在租房面前,他們也有很多無奈。

      6點半的早晨

      天還微亮,石楓早已洗漱完畢,要是7點不出門,他就要錯過單位的9點打卡了。因此,石楓的早晨是從6點半開始的。

      作為90后的“老大哥”,石楓畢業快5年了。來北京之前,他在家鄉黑龍江一個工廠做采購,并不優厚的待遇,讓石楓決定到北京追隨自己的夢想。

      2016年,石楓和比自己小2歲的女友小琦一起到了北京。初來乍到,他們并不能支付太高的租金,于是在北京通州區甘棠鎮小甘棠村一家四合院安定下來,每月租金300元。

      每天,石楓需要花費4小時在來回上班的路上。由于沒有直達的地鐵,他常常需要等待大概半小時一趟的通13專線。然后由6號線的始發站坐到終點站。

      相比之下,小琦每天到單位只需步行十幾分鐘,因為她的公司就在租住的房子附近。雖然房間面積不到20平米,但石楓和小琦將屋子收拾得很溫馨。在他們看來,房子是別人的,生活是自己的。

      前不久,由于工作變動,石楓和小琦開始重新找房子。最后,他們選擇了位于北京五環外、接近六環,面積大概50平米的獨立公 寓,每月租金2800。這個價位對他們來說,已是能夠承擔的最大一筆房租了。

      如今,石楓和小琦每天上班各自需要花費1個小時。很多情侶在租房選擇上,也更傾向于這種折中的方式。

      一間房的奢侈

      前一段時間,有朋友在微信發起調查,問大城市一張床和小城市一間房,你選擇哪個?我想了想,評論道:大部分人心里想著一間房,卻選擇了一張床。

      沒錯,來到大城市生活的90后,一間房是一種奢侈。就拿北京來說,五環內不是隔斷的單間價格差不多在2000以上,如果稍微離城近一點,那就更要貴了。因此,大部分90后都選擇了合租。

      91年出生的莎莎2015年從老家河北來到北京,并找了一個包吃包住的單位,7人住在一個單間,類似大學時的上下鋪。

      每天下班后,莎莎只能在擁擠的宿舍里打發時間。這樣的生活很快在一年后結束,因為單位規定新人只能在頭一年住宿舍。

      失去了住房保障,并不豐厚的工資促使莎莎開始另謀出路。如今,莎莎和同學一起合租在東五環面積不到30平米的公 寓里,每月房租3200。

      比莎莎小1歲的璐璐,經歷同樣類似。不同的是,璐璐主動辭掉了第一份包住的工作,因為她想在更大的平臺去實現自己的理想,畢竟這是她來北京的初衷。

      換工作意味著搬家,璐璐卻不想與人合租。于是在北京西四環外找了個一室一廳,每月房租幾乎花掉了工資的二分之一。

      如愿過上小資生活的璐璐也有很多煩惱,雖然住所離新單位不算太遠,但如果工資一直不漲,她可能每個月僅能做到自給自足。她想,今后可能需要找個室友。

      家里補貼的尷尬

      即將研究生畢業的阿嬌今年26歲了,2016年10月她到北京來實習,盡管每周加班不少,實習工資也才2000多一點。

      目前,她和同學在東三環與東四環之間找個了單間,兩人一起合租,每人每月需要交1400的房租。

      交完房租后,剩余的錢完全不夠阿嬌在北京開銷。所以,為了生存下去,阿嬌只能靠父母補貼一點才能勉強度日。

      然而,由于阿嬌的室友即將搬走,無法一人承擔房租的她打算找個更便宜點的房子。至于室友,她也正在發愁。

      93年的彤彤也因為室友要搬走,而無法一人承擔每月2790元的房租。無奈之下,她搬去了爸媽的住處。彤彤的爸媽很早就來北京做生意了,但掙錢不多。

      現在,彤彤和爸媽擠在一間并不寬敞的屋子里。在外人看來,她算是幸福了,吃住都不用自己操心。但她每天得聽爸媽一遍又一遍的嘮叨,也許這就是甜蜜的煩惱。
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更多>同類資訊
      0相關評論

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推薦資訊
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免费看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视频_久久久久精品国产麻豆_黄瓜视频推广谁知道_精品国产2018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