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滬周邊落戶(hù)政策收緊,大城市人口調控向外“劃圈”?

   日期:2016-08-24     來(lái)源:新華社    瀏覽:2028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新華社北京8月23日電 題:京滬周邊
   新華社北京8月23日電 題:京滬周邊落戶(hù)政策收緊,大城市人口調控向外“劃圈”?

  新華社“新華視點(diǎn)”記者楊毅沉、何欣榮

  目前,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四大城市的積分落戶(hù)政策均已落地。這幾個(gè)特大城市同時(shí)紛紛表示,積分落戶(hù)政策與人口控制密切銜接。

  “新華視點(diǎn)”記者了解到,近期,一些大城市的人口控制政策有向外“劃圈”趨勢。由于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快速上漲、資源承載力不足等原因,北京、上海周邊小城市的落戶(hù)政策明顯收緊。規劃專(zhuān)家表示,大城市的人口疏解不能孤立開(kāi)展,城市圈的配套規劃和產(chǎn)業(yè)布局亟待推進(jìn)。

  京滬周邊部分中小城市“買(mǎi)房就落戶(hù)”政策不再

  記者了解到,雖然大部分省區市已全面放開(kāi)建制鎮和小城市落戶(hù)限制,基本沒(méi)有門(mén)檻,但從今年4月10日起,緊鄰北京的河北省三河市的落戶(hù)政策已全面收緊。

  根據今年一季度印發(fā)的《河北省居住證實(shí)施辦法(試行)》,北京周邊的三河市、涿州市市區及下轄建制鎮,香河縣、固安縣、懷來(lái)縣政府駐地鎮及其他建制鎮等,可綜合合法穩定職業(yè)、合法穩定住所、參加社會(huì )保險年限等因素,合理確定落戶(hù)條件。其中特別明確提出,“城鎮綜合承載壓力大的,可結合本地實(shí)際,建立居住證積分落戶(hù)制度”。

  《三河市促進(jìn)房地產(chǎn)業(yè)平穩健康發(fā)展工作領(lǐng)導小組關(guān)于促進(jìn)房地產(chǎn)市場(chǎng)平穩健康發(fā)展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規定,購買(mǎi)商品住宅且在三河市繳交三年社會(huì )養老保險的外地人,準許遷入三河市戶(hù)籍。這一政策意味著(zhù),原先在燕郊買(mǎi)套房馬上就能落戶(hù)已成為過(guò)去式。

  在緊挨上海的蘇州,今年年初也出臺實(shí)施了《蘇州市流動(dòng)人口積分管理辦法》,外來(lái)人口如果想要落戶(hù)蘇州需要首先申請參加流動(dòng)人口積分。蘇州每年將根據公共資源的實(shí)際情況,安排一定數量的流動(dòng)人口遷入戶(hù)籍。

  京滬虹吸效應仍在加強,“大城市病”向周邊蔓延

  北京、上海周邊人口政策收緊的重要原因是飛速上漲的房?jì)r(jià)。

  北京中原地產(chǎn)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認為,2015年8月北京通州出臺最嚴格限購后,很多資金外溢,開(kāi)始炒作環(huán)北京樓市,導致當地房?jì)r(jià)暴漲。據記者統計,河北燕郊的房?jì)r(jià)已經(jīng)從2010年前后的每平方米4000元左右,最高上漲至每平方米2萬(wàn)元以上。

  同樣,蘇州的房?jì)r(jià)也在一路飆升。今年上半年,蘇州房?jì)r(jià)同比上漲超過(guò)20%。

  事實(shí)上,隨著(zhù)京滬劃定人口紅線(xiàn),人口調控疏解的壓力越來(lái)越大。從北京、上海劃定的到2020年的人口紅線(xiàn)看,今后五年京滬常住人口增長(cháng)空間分別為129.5萬(wàn)人與84.73萬(wàn)人。北京、上海“承接不下”的流動(dòng)人口大多轉向周邊小城市。

  記者調查發(fā)現,這種趨勢帶來(lái)的后果,直接導致房地產(chǎn)企業(yè)繼續“攤大餅”式開(kāi)發(fā),京滬周邊房?jì)r(jià)暴漲。去年以來(lái),北京、上海房?jì)r(jià)持續上漲,不少“北漂”“滬漂”選擇在三河燕郊、昆山花橋等環(huán)京、環(huán)滬地區購房。

  讓當地政府擔憂(yōu)的除了增長(cháng)過(guò)快的房?jì)r(jià),還有人口激增帶來(lái)的教育、醫療、交通等公共服務(wù)的巨大負擔,資源承載力呈現嚴重不足。

  據記者了解,由于大部分住在燕郊的居民都在北京上班,潮汐式往返于北京和燕郊之間的人流持續增加,每天多條進(jìn)出京道路均“車(chē)滿(mǎn)為患”。還有專(zhuān)家曾對蘇州昆山市進(jìn)行測算,按2014年末該市流動(dòng)人口達175萬(wàn)人計算,如果每個(gè)外來(lái)人口市民化社會(huì )成本約為15萬(wàn)元-20萬(wàn)元,政府需要投入超過(guò)2600億元。

  多位專(zhuān)家表示,上述現象折射出,北京、上海這些大城市的資源虹吸效應仍在加強,這令“大城市病”有向外蔓延的趨勢。

  人口調控應放眼整個(gè)大都市圈,產(chǎn)業(yè)布局平衡需要高度重視

 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(dòng)經(jīng)濟研究所所長(cháng)張車(chē)偉提出,大城市人口調控并不能簡(jiǎn)單地向外“劃圈”,而應放眼整個(gè)大都市圈進(jìn)行統籌規劃。

  在上海一家美資企業(yè)工作的銷(xiāo)售工程師盧俊波,每周五都要搭乘高鐵返回無(wú)錫的家中。“還是在上海才能找到比較理想的工作,但是上海房子太貴了。無(wú)錫的房?jì)r(jià)比較低,我買(mǎi)時(shí)每平方米不到1萬(wàn)元,無(wú)錫到上海坐高鐵只要40多分鐘。”這位新“長(cháng)三角人”說(shuō)。

  這些現象集中反映了都市圈中“睡城”的形成原因,即中小城市產(chǎn)業(yè)規劃與發(fā)展不足,不能讓大量人口在居住地就業(yè),以至于外圍中小城市僅僅成為大城市核心區“攤大餅”的一部分。

  國家行政學(xué)院教授汪玉凱認為,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,珠三角的深圳、廣州、東莞、佛山、中山等構成的都市圈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水平日趨均衡,人口與產(chǎn)業(yè)布局趨于平衡,對“大城市病”擴散蔓延產(chǎn)生了積極作用。

  張車(chē)偉認為,城市在向外擴張的同時(shí),相應的公共資源和公共服務(wù)適時(shí)跟進(jìn),合理配置,才能促進(jìn)人口的空間優(yōu)化。在都市圈,應加強中心城市與周邊城市的密切聯(lián)系,加快同城化進(jìn)程,促進(jìn)公共資源在城市間和區域間的合理分布。

  每天乘坐“8”字頭公交車(chē)往返于河北燕郊與北京國貿之間的孫先生說(shuō),住在燕郊的數十萬(wàn)“白領(lǐng)”基本都在北京工作。但是在北京、河北現行的落戶(hù)政策下,教育、社保等問(wèn)題都很難在兩地解決,這一人群既“漂”在北京也“漂”在燕郊。

  專(zhuān)家建議,在疏解特大城市中心城非核心功能的過(guò)程中,應積極對接產(chǎn)業(yè)轉移,合理規劃產(chǎn)業(yè)布局。選擇在人口居住密度高且規模較大的區域附近布置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,吸引就業(yè)人口從中心城區向郊區新城轉移。“在人口調控中要統籌都市圈的產(chǎn)業(yè)布局、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和公共服務(wù),引導人口合理聚集。”暨南大學(xué)管理學(xué)院教授胡剛認為。

 
 
更多>同類(lèi)資訊
0相關(guān)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(diǎn)擊排行